第302章 当个屁就好了_350_斩妖
笔趣阁 > 斩妖 > 第302章 当个屁就好了_350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2章 当个屁就好了_350

  回归本体后,云缺再次查看了一番棺材。

  墨老的尸体早已冰冷,打开上衣,心窝处是一个腐烂的大洞。

  死透了。

  云缺从尸体身上翻找出一些杂物。

  银票十来张,灵石几十块,灵丹两瓶,还有一部邹邹巴巴的书籍。

  翻开看了看,是炼神术的前三层。

  第一层炼尸,第二层御魂,第三层破神。

  三层法门的修炼方式均有详细记载,并且密密麻麻写满了墨老的心得。

  第四层也就是最后一层只有个名字,其他空白一片。

  炼神。

  炼神,是炼神术的称呼,回归主题,但如何炼神,一个字没有。

  合上书籍,云缺将其收好。

  这东西有大用,尤其墨老的心得体会,千金难求,是修炼这部法门的关键。

  “炼神……炼谁的神?炼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云缺嘀咕了一句,想不通最后一层的真相。

  随手打开药瓶。

  每瓶里有十粒灵丹,一种白色丹药,冒寒气,另一种血色丹药,冒血气。

  不懂,先收着。

  应该值点钱。

  灵石六十多块,不算多,不过银票不少,共计十多万两。

  云缺发了笔横财。

  收好东西,云缺再次仔细翻找了一遍。

  尸体上再无他物。

  棺材内外检查三次,什么也没有。

  云缺微微皱眉。

  “墨老的身家,有点少啊,好歹是四品元婴大修士,身上只有这点东西?”

  云缺觉得有些奇怪。

  按照墨老的说法,他来到学宫二十年了,一位道门四品强者,二十年间居然就这么点身家,实在寒酸了些。

  以云缺推断,四品道门强者,肯定拥有自己的法宝,那可是无价之物。

  结果别说法宝,墨老身上连件法器都没有。

  “不应该啊,难道墨老会把宝贝藏起来?”

  云缺喃喃自语,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测。

  墨老夺舍而来,只有两个结果,不成功就失败,没有第三条路。

  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事先藏起宝贝,没有任何意义。

  成功了,云缺的身体就是墨老的,直接拿走尸体上的宝物即可。

  失败了,墨老必死无疑,藏起来宝贝留给谁?

  “莫非,老东西还有其他后手?”

  云缺暗暗猜测,猜不透墨老的心思。

  墨老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炼尸肯定做不成,云缺想了想,决定将其带回学宫。

  先生夺舍这件事,非同小可,得告知大祭酒才行。

  临走前,云缺低声道:

  “我身上除了你之外,难道还有其他神魂?”

  话,是对月魁说的。

  墨老的说辞,云缺连一半都不信,不过听起来实在骇人。

  “没有,我察觉不到其他神魂的存在。”月魁笃定道。

  云缺放心了一些。

  以月魁的强大,不应该感受不到识海里存在着其他神魂。

  墨老的说辞,八成是一种心机,诱骗自己去抢炼神术。

  在街上雇了辆马车,将棺材拉到天祈学宫。

  云缺带着尸体找到大祭酒。

  将墨老今天夺舍的经过,如实道出。

  不过炼神术的消息,云缺可没说。

  秦蒙坐在茅屋内,静静聆听着云缺说出的经过,长眉紧锁。

  等云缺说完,大祭酒长长一叹。

  “引狼入室,我这个大祭酒,不称职啊。”

  短短一句话,云缺能听得出一种疲惫。

  重新看了看大祭酒,云缺发现面前的老者愈发佝偻。

  秦蒙很苍老,眉毛胡须全是白的,早已过了日暮之年。

  “这事儿又不怪大祭酒,人心隔肚皮,没人能想到墨老的心思。”云缺道。

  秦蒙点了点头,缓缓起身,做了个令云缺没想到的举动。

  大祭酒竟对着云缺躬身一礼。

  云缺吃了一惊,急忙上前搀扶,道:“大祭酒折煞学生了。”

  秦蒙道:

  “我代表学宫,向你赔礼,墨老是学宫先生,竟做出夺舍学子这种事,天理难容,这件事是学宫的疏忽,我身为大祭酒,会尽量补偿你,云缺,你想要何种补偿,不妨说出来,无需客气。”

  云缺一听,立刻眼睛瞪大了,道:

  “还能赔钱的?能赔多少钱?”

  秦蒙迟疑了一下,道:

  “此事并无先例,赔钱的话,老夫也不知多少合适,你想要多少呢,我尽量一次补齐。”

  云缺嘿嘿一笑,大祭酒就是大祭酒,赔钱都不砍价。

  “开玩笑而已,学生哪能要大祭酒的钱呢,钱财身外物,我从来不在乎。”云缺道。

  “是个好孩子……”秦蒙刚说出半句,就听云缺又接着说。

  “能不能换点别的,比如把游子湖里的灵尊赔给我?”云缺道。

  秦蒙听得白胡子一翘一翘,直接气乐了,道:

  “若你能驾驭灵尊,自可带走,没人会阻拦。”

  “这样啊,那赔偿的事先记账,等我想好要什么赔偿,再来找大祭酒。”云缺道。

  “可以。”秦蒙大度的道。

  云缺随后对着大祭酒躬身一礼,道:

  “学生谢过大祭酒出手相助,为我稳固元神。”

  这一礼,云缺诚心实意。

  当初自己昏厥,被困在识海无法醒来的时候,大祭酒曾用文气为自己治疗元神,虽然没有痊愈,但好转了很多,可见当时大祭酒动用了全力。

  秦蒙微笑着摆手道:

  “还你份人情而已,别忘了妖山之事,我欠了你一份人情呢。”

  云缺道:“当然没忘,除了这次赔偿之外,我与大祭酒两清了。”

  “好,两清!呵呵呵呵。”秦蒙显得很高兴。

  大祭酒从云缺身上,看到了调皮无赖,也看到了勃勃生机。

  “对了,还有件事要告知大祭酒,知远县地界患病的百姓越来越多,我估计与十万大山有关,巫族怕是要出世了。”云缺道。

  秦蒙的笑容渐渐消失,沉声道:

  “杨七古曾经来过学宫,说了巫族后裔之事,这件事我会派人调查清楚。”

  “大祭酒可知巫族是什么来头,听说巫族早已灭绝,为何会突然出现呢。”云缺问道。

  秦蒙望向窗外的天穹,幽幽道:

  “巫,天地之间的异类,他们有着特殊的远古血脉,被称之为神魔之血,这种血脉,是修炼法术的最佳媒介,巫族可以说自出生以来,便可沟通天地灵气,稍加修炼,即可掌握诸多法门,天资斐然。”

  云缺不解道:

  “既然巫族天赋这么可怕,那巫族早该一统天下,其他修炼体系在巫族面前全都白给呀!”

  “的确如此,天赋再高的人族,也很难比得过一个普通巫族,但巫族有个致命弊端,他们的神魔之血,流速极快,是人族的十倍乃至百倍,你可知这代表着什么。”秦蒙道。

  “代表着巫族的苍老速度,是人族的十倍甚至百倍,他们寿元很少。”云缺猜测道。

  “果然聪慧,确实如你所说,快速流转的血液,加速了巫族的寿命,巫族只能修炼一些速成的法门,因为他们没有太多寿元可以常年闭关,必须尽快提升境界来延缓衰老。”

  大祭酒顿了顿,继续道:

  “所以巫族开创出巫法一道,几乎所有巫法都可速成,但速成的法门,必定沾染着血腥,巫族法门绝大多数以血气与魂魄为基本,需要收集大量鲜血与生魂,巫族所在之地,必定生灵涂炭,寸草不生。”

  云缺听得十分震惊,道:

  “这种邪恶的异族,还是早点灭绝为好,不知当初巫族的消失,是什么原因呢。”

  大祭酒道:

  “正统的说法,是巫族残害生灵,惹怒了天下修士,佛、道、儒三家联手,将巫族彻底灭杀,儒圣,佛陀,道尊三位至强同时出手,镇杀巫神于十万大山之内,自此天下无巫。”

  “当然这种说法只是史册里记载的传说,并无根据,还有些不同的说法流传。”

  “有的传说为,巫神杀戮太盛,惊动了天道,降下雷罚将巫族摧毁。”

  “还有的说法,是佛门至强见不得巫族屠戮苍生,以大乘佛法将巫神感化,巫神随后遁入空门,成为地藏菩萨,就此永驻阴间。”

  “巫族已经消失了千年有余,关于巫族的传闻有很多,但真相,早已在千年前便埋入岁月长河,无人得知。”

  云缺听完后,想了想,道:

  “我觉得不一定没人知道,灵尊既然是儒圣的坐骑,它老人家也许知道真相。”

  大祭酒缓缓颔首,道:

  “你说得没错,能得知千年前的真相者,恐怕只有灵尊了。”

  云缺道:“大祭酒没问过灵尊吗?儒圣去了何处,巫族怎么没的,千年前的超品都去哪了。”

  大祭酒苦笑一声,道:“灵尊从不与人沟通,学宫历届的大祭酒都尝试过,没人成功。”

  云缺道:“也许是问的语气不对,或者没给好处,扔点小鱼到游子湖,灵尊吃高兴了,没准就说了。”

  大祭酒无奈道:“灵尊不吃东西,游子湖若掉进杂物,只能惹怒灵尊。”

  云缺道:“这样啊……那试没试过往湖里倒酒,灵尊喝醉了,也许话就多了呢。”

  大祭酒越听越觉得心惊胆战,急忙道:

  “千万别试,惹怒了灵尊,谁也承受不起,灵尊毕竟是妖族,不可轻易招惹。”

  “哦,学生知道了。”云缺有些遗憾的道。

  看云缺的模样,大祭酒眼皮直跳。

  学宫里淘气的学子年年都有,要命的只有眼前这一个。

  往游子湖里倒酒,这法子怎么想出来的呢?

  灵尊真要喝醉,容易把学宫拆喽!

  “有件事想要请教大祭酒,儒圣与佛陀,是不是有仇?”云缺道。

  “应该没有仇,为何有此疑问?”秦蒙不解道。

  “学生之前见过一幅画,画的是儒圣弑佛,把佛陀的脑袋砍了。”云缺道。

  “世间颠倒黑白者不在少数,面对荒谬之言,虚妄之图,最好的办法是如视云烟,看淡即可。”秦蒙笑着说道。

  云缺再次躬身道谢。

  大祭酒是在教导自己人生的道理,荒谬与虚妄的东西,当个屁就好了。

  当然这是云缺的粗俗理解,人家大祭酒说得可是文绉绉的,不过大差不差,都一个意思。

  对于那块诡异石壁所展现的画面,云缺并未当成云烟,也没当个屁,心里始终存疑,只是无法证明真伪。

  辞别大祭酒,云缺回到西楼后始终闷闷不乐。

  被外人告知,自己父亲被戴了绿帽子,不是亲爹,换成谁也乐不出来。

  哪怕是玩笑,这种也是最恶毒的。

  炼神术是其次,云缺压根儿没打算去抢。

  墨老说的话,云缺根本不信,炼神术很容易是个陷阱,掉进去容易万劫不复。

  但墨老临死前说的妖族血脉,实在让云缺火大。

  关键不仅墨老说过,妖魂月魁也说过,这让云缺不得不生出一丝怀疑。

  三人成虎。

  人言可畏。

  云缺的心再大,对生身父母这种事,他还是十分在意的。

  解决疑惑的最佳办法,便是用真相打破。

  于是云缺找到房石,询问是否有验证血脉的手段。

  房石一听,眼睛发亮,笑眯眯的道:

  “云师弟来着了,上个月我新进一批货,其中就有检测血脉的特殊法器!”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2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2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